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小说首页 > 古言现言 > 不情深(林汶白凡)小说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
不情深(林汶白凡)小说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

不情深(林汶白凡)小说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

你若盛开,蝴蝶自来。热门小说推荐给爱阅读的您——不情深章节全文在线阅读,白凡抱了会林汶才放开,把他脸捧起来,拿着纸给他擦了一通。林汶往后缩了一下,被他固定住了不能动:“别动……”“

5

举报
下载阅读

你若盛开,蝴蝶自来。热门小说推荐给爱阅读的您——不情深章节全文在线阅读,白凡抱了会林汶才放开,把他脸捧起来,拿着纸给他擦了一通。林汶往后缩了一下,被他固定住了不能动:“别动……”“……”林汶被他擦了一会,开口道,“花的事情是我们弄的。”“我早就知道,你那经纪人看起来挺厉害,怎么认识的?”白凡仔仔细细给他擦着鼻子。“……我最好的朋友介绍的。”林汶说。

小说简介

星阁娱乐的大公子,多金又玩得开,想扒着他上位的人不计其数。
当年的林汶想试试,一试把自己试进去了。
钱和资源,想要多少白大公子都给他,但他莫得感情。
某日林汶酒后开窍了,世间百无一用是情深,我还是和钱过得真。两条腿的基佬遍地都是,何必沉迷于这只猪蹄子。

不情深精彩章节免费阅读

林汶下意识捂了一下脸,白凡已经走远了,林汶靠近何诗明低声问:“为什么白凡在这里啊?”
“听说是他自己提出的,想和你做一期比赛的。毕竟你们俩这组合……”何诗明上下打量了他一通,“比赛里算是伯乐,亦师亦友的,花边新闻又不少……近年多流行男男CP啊,正好前几天鲜花的事儿,大家再来个采访合作。”
林汶叹了口气,何诗明拍拍他肩膀:“你问心无愧你慌什么。”
林汶脑中忽然想起了某天在一本武侠小说中看见的句子,正适合此情此景的:“倘若我问心有愧呢?”
但他没说,问心有愧的事情还是藏到肚子里去。何诗明应该是察觉到了他俩有点什么,林汶化完妆之后,他还是忍不住走到林汶旁边低声询问:“你和白凡……真的没什么吧。”
“你想有什么啊。”林汶梗着脖子,反正有什么没什么都是有了,睡都睡了两次了……
何诗明又看了他两眼,那边摄影师已经拍好了白凡的单人部分。毕竟还是林汶的专版,和白凡仅有一些合照而已。
而已你妹,摄影师说:“两位来拍一些合照”的时候,林汶都有种喘不上气的紧张。
白凡倒是很随意且放松,双手插在袋里,林汶被叫了两句,才硬着头皮走过去。
白棚的背景布材质不知道是沾过污渍,还是林汶被挑选了的皮鞋鞋底滑,他站上去走了两步就觉得不太稳当。
他快到的时候,忽然脚下一滑,整个人失去了重心。
白凡就在他前面,林汶本来并不想,但感觉这动作怎么看都跟以前酸掉呀的偶像剧,摔在总裁怀里的小bitch似得。
心里喊着不行,身体却不受控制,脚下乱蹬两下却把背景布给踢皱了。
在摔倒和摔白凡怀里之间,他毅然决定前者。于是林汶做了个非常可怕的动作,他在三秒内想把自己蹬起来,却用力过猛,脸部直接着地,双膝一跪,屁股高抬,一个大写的Orz。
这动静之后,整个空间都陷入了一种迷之沉默。
林汶虽然脸部着地,看不见,但他浑身都浸润在这种尴尬里。过了一会,终于有个女声“噗嗤”了一声没忍住,林汶痛苦地闭上眼,心想完了。
半晌周围的人才把他从地上扶起来,何诗明边捧着他的小脸来回看了一遍,一边道:“小心点儿啊你,噗。”
林汶:“……”
我听见你笑了何经纪!
白凡倒是没什么表情,脸上带着些淡淡的笑意,但在林汶看来有种说不出的嘲讽。
他和白凡站定了位置,摄影找了找角度,让林汶和白凡贴近一些。
一贴近,白凡低音炮就在他耳际响了:“摔疼没?”
“……”林汶顿时心里更烦躁了。
他非常、非常讨厌白凡看见他狼狈的样子,刚才那样子已经不能用狼狈来形容了,简直是羞耻!
白凡拍完收工,林汶还有两套加采访内容。白凡在他拍摄的中途悄然退出了,等林汶反应过来的时候,摄影棚里挤着大大小小的人,都没有人再看见他了。
艾萌要做一些收尾的采访工作,林汶就全力配合她。
两人坐在摄影棚内舒适的沙发上,林汶拍完照,紧张的情绪还难以消化。艾萌拿了录音笔,然后膝盖上放上了笔记本,开始问林汶一些问题。
“你觉得节目过后,自己的人生有什么变化吗?”
“最近也开通了微博和其他社交软件,会看一些网上的评论吗?”
“负面的评论对您有影响吗?”
“您之后有什么打算呢。”
林汶一一在认真又真诚地回答:“会看评论……也有些影响吧,说不影响太虚假了……”
他其实很多时候都会去看那些评论,好的不好的……觉得他帅气可爱的歌声好听的,也有人说他抱着大腿上位的,还有选秀节目上那段关于家庭的魔鬼发言的,林汶读完了不好的评论就读点好的,这么循环往复,又加上感情上的不顺利,越说越觉得委屈。
最后终于完成了漫长的访问时,外面天都黑了。何诗明去和艾萌最后进行确认,林汶觉得自己早上那羞耻的一摔到现在还没缓过来,即便别人不说了,自己脑内像有个循环开关似得反复放。
“我先回去了。”林汶和何诗明说,“我不舒服。”
“去吧。”何诗明也没多想,还嘱咐他好好休息,明天要去联系过的录音棚。
林汶出了门准备打车,但一下子没想起来自己家那条路叫什么名字。他低下头想从淘/宝里找找收货地址,看了一会,面前溜过来一辆车。
林汶抬起眼,被这辆骚气十足的法拉利帅瞎了眼。
这么骚的车慢悠悠地溜过来居然动静这么小,还是自己找家找太投入了。白凡把车窗放下来,对着林汶抬手:“就你一个?”
林汶刚想说话,白凡指指车:“上来。”
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,自己都坐在副驾驶了。
“辛苦了,拍这么晚。”白凡看了眼表,“拍了整整八小时。”
“……你也辛苦。”林汶低声道。
白凡没开上马路,而是找了个角落停了下来。林汶刚想问怎么回事,白凡抬手把车的内饰灯打开,手握住了林汶的肩膀,抓着他手过来卡:“上午摔哪儿了?”
“?!”林汶本来都快忘了这茬,这会那羞耻感,自己在众人面前撅着个屁股的傻逼画面立刻占据了脑子,偏偏白凡还继续道:“你怎么傻乎乎的,看出来你摔的时候就为了躲我,有必要么,怎么,怕摔我怀里啊?”
白凡本来只是想逗逗林汶,结果一抬头,发现林汶眼眶都红了。几天的憋屈和委屈加上在白凡面前的羞耻让他鼻头又酸又难受,眼里一下滚了滴眼泪下来。
“哎。”白凡也愣了一下,脖子向前勾勾,“你怎么了?”
“滚啊!!”林汶一下没绷住,把手抽回来狠狠抹了一下眼睛,“你就是喜欢看我笑话!!”
“没有。”白凡抬手揉揉他头发,“没有的事。”
“你就是!!你又不喜欢我你老招我干什么你!花你爱送谁送谁关我屁事!谁要你你的腕表丑死了!!”
白凡低声哄道:“好好好,你说丑就丑。”
林汶手背压着眼睛,眼泪汹涌不停:“你还看我摔跤!!嗷嗷嗷嗷嗷——怎么就被你看见了呜哇哇啊啊——丢死人了!你们都笑我!谁都笑我!!”
“不丢人不丢人。”白凡单手环住他,“你自尊心也太强了,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。”
“就是……”林汶哭得直打嗝,“我没脸见人,我去死了吧我……”
“死什么死,要不我把眼睛挖给你?”
林汶抽搭声小了点,带着鼻音:“谁要你眼睛……”
“……”白凡顺势抱着他顺气,叹气道,“好了,之前一口一句白先生叫这么甜,现在这么恨我?”
“不恨你。”林汶摇摇头,“我讨厌自己。”
白凡抱了会林汶才放开,把他脸捧起来,拿着纸给他擦了一通。林汶往后缩了一下,被他固定住了不能动:“别动……”
“……”林汶被他擦了一会,开口道,“花的事情是我们弄的。”
“我早就知道,你那经纪人看起来挺厉害,怎么认识的?”白凡仔仔细细给他擦着鼻子。
“……我最好的朋友介绍的。”林汶说。
“不错。”白凡放开他,“你不想来星阁了?”
林汶咬了咬嘴:“我当然想来,我一定会去。”
白凡把纸扔了,开了一点窗,点了一根烟抽了一口:“我现在如果和你说再给你安排你的未来,你是不是不愿意。”
“不愿意。”林汶已经恢复了平静,“我知道自己要什么。”
“挺好。”白凡笑笑,“希望你一直如此。”
“你明知道我受不了你这么对我。”林汶嘟囔道,“……心机。”
白凡转身对他摊开手,林汶看了看,伸手握了上去。白凡把他手抓在手里捏了一下:“行吧,哭也哭够了,给我看看你能耐,花的事情再出现一次,咱们就得不顾情面,明着算账了。”
“行。”林汶看向他,“你等着吧。”
白凡想了想,嘴角噙着笑:“为了让你意识到星阁真的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,不如我们来比比怎么样?”
“比什么?”林汶问。
“我这几天要带一个新艺人,刚出道不久,和你算是平起平坐。”白凡说,“最简单的办法,用单曲下载量说话。”
“我赢了呢?”林汶问。
“那我答应你一个条件,反之,你得答应我一个。”白凡笑道,“怎么样,玩不玩?”
“比就比。”林汶看着他挑眉。
白凡把烟灭在了烟灰缸里,林汶以为他要发动汽车,白凡却把那缎面盒子里的腕表又拿了出来,往林汶手上一套,低声说:“东西你给我收着,扔了摔了随你便,我就想看看它带在你手腕上是个什么样的。”
林汶皱了皱眉:“强迫症啊你?”

不情深最新章节免费阅读

被强迫戴了腕表。
白凡牵着他的手腕握着,细细一根,手一圈就握着,捏起来挺心疼的。白凡皱着眉道:“我怎么觉得你比之前还瘦了?”
“没有,我胖了两斤。”林汶得意道,“我一直有在吃东西。”
白凡还想和他说会话,林汶却已经不想说了,他和白凡道了谢,斟酌再三道:“白先生,虽然谢谢你,但我还是觉得以后不要再见面了……”
白凡看着他没有说话。
半晌他道:“你是真的不想见我,还是强迫自己不要来见我?”
“你管我。”林汶抬起手对他挥了挥,“再见了白先生,最好再也不见了。”
白凡道:“最近是不会见了,徐以青的电影要开拍了,这小半年,我都会忙得停不下来。”
……
林汶回了家,抬着手在灯光下看了会,然后默默摘了下来,放进盒子里。
“丑。”林汶总结道。
他看了一会,把那盒子往旁边一扔,躺到了床上懊恼道:“怎么回事,我怎么又开始被他牵着鼻子走了。”
林汶看着天花板,侧过头闭上了眼,他希望白凡说的是真的,最近不会再见了,但他还是隐隐能感觉到自己心底的失落。
……
这一觉,是他这一个月开始唯一一次睡得超过八个小时的觉。之后的几天,林汶的工作压下来,他除了根本没有时间睡觉,就是焦虑得睡不着觉。
何诗明和林汶有一种统一的思想,既然身处娱乐圈,必须时刻有着该有的热度。
何诗明一直担心林汶接受不了,他看起来就长着一张不太容易做大事儿的脸。但林汶之后一系列的举动,让何诗明也渐渐放下心来。他确实没有看错林汶,甚至觉得,他比自己想象的要懂事得多。
林汶在之前接过一堆乱七八糟的广告,何诗明隐约知道他是缺钱。之后也给他接了几个商演的活,林汶其他的不说,业务能力是真的一级,属于那种在台上怎么被说都不会翻脸的。
半月后一场为品牌方站台的商演,林汶本来只需要去台上唱首歌,结果下台之前被主持人拖住了脚。下面坐着大大小小的投资人,指不定以后哪位就会和他有交集,林汶不敢这么一声不吭转身就走,礼貌地站在了台上。
主持人先前问的问题还算正常,以为只是几个问题结束,品牌方的主持人却在最后要林汶说出和圈内谁关系比较好。
林汶尬笑了一下,正准备说没什么圈内朋友的时候,主持人又道:“您和白凡白先生听说关系不错,会不会之后去星阁娱乐呢?”
林汶愣了一下,下意识道:“没有啊。”
“是没有和白先生关系好?还是没有想法去星阁娱乐?”主持人道,“和白先生关系不太好?”
“就,一般……”林汶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何诗明这下真的要上去控场了,林汶又被牵制了一会主持人才笑嘻嘻地放了他,丝毫不知道这问题会被台下的媒体大做文章。
“媒体有的写了。”何诗明开着借来的车载着林汶,“标题我都想好了‘林汶亲口承认和白凡关系一般’。”
“你这就不像了。”林汶笑道,“应该这么写‘震惊!林汶和白凡关系不好的内幕竟然是……’,哈哈哈哈。”
何诗明看了他一眼:“之前提白凡你跟个炮仗似得,怎么大半个月过去,现在都能自己开玩笑了。”
林汶伸了个懒腰:“那我还能怎么样?”他眼睛一瞪向着前方,凭空一指,跟着空气开始演独角戏,“你!不许瞎写!我和他什么都没有!你写我就告你诽谤!”
他靠着椅背自己笑了一通:“是这样吗?”
何诗明也跟着笑着摇头。
和诗明熟络起来,林汶也放开了很多,小孩子脾气也逐渐显露出来,时不时都要皮那么一两下。
车停稳了,何诗明下车给他开了门,嘱咐他:“明天六点我来接你,别睡过头。”
“好,晚安诗明哥。”林汶对他挥挥手。
回到家里,林汶在黑暗里没开灯,踢开了脚下的不知名抱枕,瘫到了沙发上。他收起笑来,在沙发上用手肘压了会眼睛。
劳累后的放空时间,不想马上睡去也不想马上动作,就是一段漫长的什么都不做的时间,就是林汶这大半个月来的自己的时刻。今天却有点微妙的不爽,估计是因为那主持人今天在台上提到了白凡。
他和白凡从腕表事件之后,几乎没有怎么联系过了。林汶被繁忙的工作充斥,白凡也差不多,只有比他更忙。
他上次和林汶提到的那个星阁的歌手,林汶总算知道是谁了。那个男孩叫陆弥,是他参加的《新星唱响》的节目的第二名,当时直接被星阁娱乐签了去出道。林汶在节目结束后就一直在想,如果自己没有那两处的失误,会不会也能那个第一第二的,顺顺利利签约梦寐以求的星阁呢。
他记得自己和白凡打的那个关于歌曲播放量的赌,这些天也一直和何诗明在策划这件事,毕竟林汶在节目里清唱的英文歌是这季彩铃播放下载量第一,怎么听都是个很能打的数字。但当星阁娱乐把陆弥推出来的时候,林汶还是真真正正感受到所谓“包装”的差距。
他的出道曲比自己那首好听得多,而铺天盖地的宣传又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,外加陆弥本身的条件不错,林汶在他单曲出来的第一天看着下载量,已经知道自己注定输了。
星阁娱乐真的不一样,他怀疑换个阿猫阿狗没有实力的人上去,照样可以有不俗的成绩,更何况还是个实力一流的歌手。
白凡口中所谓的“平起平坐”,压根儿也是不存在的。
而让林汶更不爽的是,白凡根本没有发什么力,他这一整个月都跟着剧组和徐以青在遥远的地方拍戏。林汶不想自讨没趣,一直也憋着不联系白凡,这么一憋,憋到了他为特版的那期杂志上市。
本身杂志没有问题,两个人的颜值和互动也给很多在节目时候就关注了的粉丝一记暴击。白凡放着内封里那几个星阁艺人不管,跑来给林汶的特版跑龙套,怎么听怎么甜,甜得CP粉嗷嗷叫那种。
林汶怎么也想不到,半月前林汶在商演活动上的话语,会被在这时候又翻出来。原视频并不完整,其他的话全靠拍摄者补充,林汶当时并没有说自己和白凡“关系不好”,只是支支吾吾地说了“一般”。
但网上的***口水又开始排山倒海似得来淹他。
——一边说着“关系不好”,一边又对着白凡示好。
——两面三刀还是你林汶厉害。
——年纪那么小心眼儿那么多,有点恶心吧。
——自己的新单曲要出了,没点儿水花,肯定难听的要死就这么炒。
——之前还代言卫生巾呢,这low货也就配抱抱大腿了,自己没实力还天天蹭星阁艺人热度。
林汶看着那些话,心里还是有些窝火。他的新歌过几天就会全网发布,自己也未曾想到会在这节骨眼儿上翻车翻得措手不及。
而且又是因为白凡!
……好吧,虽然还是自己问题……
但还是和白凡扯了什么鬼关系!
他一没背景,二没靠谱公关公司,在这种事情上和何诗明二人除了沉默等风头过去,不存在任何的其他逃避方式。
林汶和何诗明坐在他房间里看着网上的评论:“哇……”
何诗明也对这事情有些意外:“……只能用沉默顶着了,倒是你,你没事儿吧?”
林汶摇摇头,叹了口气。
“我怕你觉得不舒服。”何诗明说,“你出道时候就觉得你是个招黑体质,这会怎么越来越黑了。”
林汶听完仰着头笑了半天,何诗明拍拍他头道:“别笑了,戏过了,我也算是看穿你了,笑这么开心,其实心里烦着呢吧。”
“……”林汶揉了揉鼻子,“也没这么夸张。”
他特别佩服自己的是,明明也才几个月时间,但自从自己开始踏入这个圈子,已经完全不会在这种问题上不知所措了。难过和失望,甚至愤怒是绝对有的,却完全不会觉得,我接下去该怎么办,我还要不要继续?
林汶忽然很想问问白凡,他这种时候会想些什么呢,或者他会不会经历这种时刻呢。
……
林汶虽然在事业上看似不顺,但当钱进了他的口袋里,他看着自己银行账户上的数字,还是能告诉自己莫生气,忍一忍。
但倒霉的事儿只会迟到,永远不会缺席,人生三百六十五天,天天是水逆。林汶的新歌如期上线,他唱歌的实力和歌声没什么黑点,但这阵子事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些影响,再加上那位同期的歌手成绩领先,林汶充其量只能算个中等水平。
林汶本来以为,倒霉的事情差不多也该戛然而止了,该让他走运点了。
但事与愿违的事情太多了,林汶回想起来,都不知道那个夏天自己究竟是怎么熬过来的。

小编点评

不情深(林汶白凡)小说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分享到这里,小说中的人物的角色名取的很好,氛围,背景都营造得不错,而且作者文笔极佳 幽默搞笑,是一部难得佳作!

相关小说

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,全本随心看
立即下载广告